187名史学家联名 敦促日本政府就慰安妇问题道歉

即日本政府应直率处理历史问题
  日前,抗议者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大厦外抗议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拒就历史问题道歉。 新华社发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上月底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时拒绝就侵略历史和“慰安妇”问题道歉的态度不仅令日本国内和周边国家民众不满,更是引发国际史学界震动。   5日,187名国际知名的史学家向安倍发出联名公开信,敦促日本政府就“慰安妇”问题明确道歉,强调“否认”这一话题或“大事化小”的态度“令人无法接受”。   列国专家齐发声   这封联名信的发出正值安倍结束在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演讲一周后。安倍上月29日在演讲中只说日本对过去历史“反省”,但不提“侵略”、“殖民统治”,更没有提“道歉”。他同月27日在哈佛大学演讲时,用“人口贩卖受益者”指代“慰安妇”,回避日本强征数以万计朝鲜半岛、中国及其他亚洲国家妇女充当日军性奴隶的罪行。   针对安倍的态度,由美国康涅狄格大学教授亚历克西?杜登牵头,187名多国史学家联名发出抗议信。韩联社评述,如此大规模的国际史学家联手行动实属罕见。   杜登在接受韩联社记者采访时说:“我们想要确保向日本政府发出明确信息,我们的声音并非边缘化,也非势单力薄。相反,这封公开信反映了大量日本以外学者的普遍看法,这些人都在传授和研讨日本(历史)并把这当成性命中的重要部分。”   韩联社报导,联名信的署名历史学家包括普利策奖得主、宾厄姆顿大学教授赫伯特?比克斯、威廉?佩特森大学教授西奥多?F.库克、麻省理工学院教授约翰?道尔、哈佛大学教授埃兹拉?沃格尔、芝加哥大学教授布鲁斯?卡明斯。   杜登说,在公开信上署名的史学家和教授人数比预想的多,“他们不仅包括美国人,还有人来自欧洲和澳大利亚。因此,这份声明实际上是全球性的。”   推卸责任引愤慨   联名信中,百余名史学家表达了让安倍政府继承“河野说话”的期望,强调“今年为日本政府提供了机遇,日本政府应带头用言行来正确看待殖民统治和战争侵略史”。   “河野说话”是指时任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河野洋平1993年发表就日本强征“慰安妇”致歉的“河野说话”。   杜登介绍,她和同事早在今年3月就开始考虑发表这封公开信,但最终决定待安倍结束访美后再行动。   她说:“上周,我们等着安倍在演讲中道歉。遗憾的是,他有关这一话题的简短离题评论进一步撇清了日本政府就这一可怕历史问题的责任。”   杜登说,安倍用“人口贩卖受益者”指代“慰安妇”,还没有讲明是谁主导了所谓的“贩卖”,说明“他及其支持者致力于让日本政府回避为历史负责……他的话就是进一步把责任推卸给受益者”。   她强调,史学家的联名信“就是直接向日本政府喊话,克日本政府应直率处理历史问题,为之担责……并停止任何误解历史和就这一话题搞政治化的行为”。   联名信写了啥?   【讲缘由】   历史学家们强调,20世纪也有不少战争时期性暴力和强迫妇女充当军妓的罪行,但“慰安妇”问题严重性更甚:   “日军强征‘慰安妇’因其规模之大、接受军队系统管理等而尤其突出。否认这一话题或大事化小的态度令人无法接受。”   【摆证据】   由于安倍政府至今仍拒绝道歉的态度令史学家们失望。他们在信中再一次给安倍加深印象:   “大多数日本帝国军方文献都已被毁。那些为日军提供妇女的当土地条客的行为又几乎从未被记录。但历史学家发现了大量文件,可以证明日军参与转移‘慰安妇’并管理这些军中妓院。证人也提供了重要证据。尽管这些人讲述的故事因人而异,也受到记忆所限,但她们的证词令人信服且得到了官方文献和一些士兵及其他人的佐证。”   “就‘慰安妇’人数,史学界存在分歧……但不管是数万名妇女、还是数十万名妇女,都改变不了(日军)在日本及其(占领)地区强迫妇女充当性奴隶的事实。”   【提担当】   “今年为日本政府提供了机遇,日本政府应带头用言行来正确看待殖民统治和战争侵略史。”   “安倍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时提及了人权的普世价值、安全的重要性以及日本曾给周边国家带来的痛苦。我们赞同这些表述,也敦促安倍大胆就这些话题采取行动。”   【不忘鼓励】   为了让安倍政府意识到正确看待历史问题的重要性,信中多次“晓之以理”。   联名信开篇提及日本和周边国家维持战后和平70年间,日本经历了经济、科技等领域的生长。只是“日本政府至今无法正视历史问题的态度让外人难以为其战后成就而喝采,尤其是‘慰安妇’问题”。   结尾处再次提及就“慰安妇”问题道歉将带来的积极影响:“承认过去的错误强化民主社会,也能加强国家间的合作。因为‘慰安妇’问题关乎妇女的平等权利和尊严,如果这一问题得以处理,将是提高日本、东亚乃至全球男女平等的历史性一步。”   杜鹃(新华社特稿)   ■新闻链接   日本申遗获突破   韩国愤怒交涉   日本明治工业革命23处设施的“申遗”努力本月初获得突破,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的“建议名单”,继而可能于7月正式申遗成功。邻国韩国则愤怒不已,认为日本在并未反省战争罪行的前提下申遗,有为日本近代侵略扩张历史正名之嫌。   日本把这23处设施视为“明治工业革命的标志”,包括煤矿、造船厂、钢铁厂等,遍及长崎、福冈、静冈等8个县。日本近来积极为此申遗,招致韩国不满。   值得注意的是,日韩对所谓“明治工业革命遗址”的关注点颇为不同。日本政府官员普遍认为,这些遗址彰显日本工业革命成就,一旦申遗成功将“带旺日本旅游业”;而韩方的关注点在于,日本在二战期间强征大约5.79万名朝鲜半岛劳工,强迫他们在日本厂矿内从事非人的劳作,以致大量人员死亡。   日本文部科学省文化厅本月4日宣布,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已经把这23处设施列入申遗“建议名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属的世界遗产委员会将于7月在德国举办世界遗产大会,评定是否把它们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得知申遗获得突破性进展后,日本多名县知事和市长纷纷表示期待这能为当地带来更多游客。   韩联社5日援引韩国政府消息人士的话报导,韩方打算派人前往东京交涉此事,力阻日方成功申遗。   韩国外交部先前发表声明,坚称日方申遗之举“事关道德问题”,而“让这些充斥邻国痛苦(记忆)的设施入册有违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的精神”。一名没有公开姓名的韩国官员4月下旬对韩联社记者说,申遗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一个“面子工程”。   不少韩国官员认为,波兰奥斯威辛集中营遗址1979年成功申遗,但此次日本申遗与它基础无法等量齐观。德国领导人对纳粹罪行深刻反省并真诚道歉,集中营遗址将提醒人们勿忘历史、勿蹈覆辙,而日本的“情况完全不同”。   杨舒怡 (新华社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