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种消失加剧气候变化 人类降低生态系统抵抗力

研究未来海洋变暖及海水酸化将如何影响鳗草和丝状藻类的平衡
  【伊朗法尔斯通讯社德黑兰9月28日电】一项新的研讨发现,当我们让最坚弱的物种灭绝后,人类就下降了生态系统对气候变化的抵抗力。   哥德堡大学的生物学家的这一最新发现刊登在英国《生态学通讯》杂志上。   生物多样性是自然和社会的保险单,因为某些物种在变化的环境中才能够保持诸如净化水质和农作物授粉等重要功用。   研讨人员约翰?埃克洛夫说:“这与投资组合的原理相同―――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是很愚蠢的。”   经由过程研讨瑞典西海岸浅湾处的鳗草,科学家得知,气候变化会加剧造成敏感物种消失的负面影响,生物多样性的保障作用将变得比我们设想的更弱。   例如,浅湾处的鳗草是鳕鱼的重要产卵地。自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布胡斯省海岸附近的鳗草大幅减少。   人们认为,鳗草的减少部分是由于海藻泛滥造成的,大量丝状藻类遮盖住水面,导致鳗草“窒息”。这也造成鳕鱼的减少,其结果是体形更小的肉食性鱼类大量繁殖。这些肉食性鱼类进而造成草食性钩虾和贝类的减少,而后者能有效控制藻类泛滥。   由于多种食肉动物不断被捕杀,这种连锁效应不论在陆地上还是在海洋中都越来越普遍。令人担心的是,不论是从理论研讨还是从实际观测来看,这一变化会加剧全球变暖的影响力,更有利于丝状藻类这样的能耐高温的物种生存。   在斯文?洛文海洋科学中心克里斯蒂娜贝里研讨站,来自哥德堡大先生物与环境科学系的研讨人员在户外水池中模拟了一个微型生态系统,研讨未来海洋变暖及海水酸化将如何影响鳗草和丝状藻类的平衡。   结果出人意料的明确:食藻鱼类的多样性决定了生态系统抵抗温度升高和酸度增加的影响的能力。   领导这项实验的埃克洛夫说:“多样性意味着海洋变暖和海水酸化不会带来任何实际影响,因为藻类在大范围遮盖鳗草前就被吃掉了。但当我们同时模拟捕鱼的作用,并移走能有效控制海藻但又十分坚弱的草食性钩虾后,海藻大量生长―――尤其是在更温暖的条件下。”   研讨人员认为,如果人类社会决定采取切实行动,现在仍然存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