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军事学”图穷匕见 安保三箭为扩军修宪铺路

  战略提出首先要从整体上强化日本防卫能力
  中新网12月18日电 题:安倍“军事学”图穷匕见 安保三箭为扩军修宪铺路   记者 李夏君   “仅靠个别自卫权能保护国民性命和确保国家生存吗?在导弹等威胁简单地越过国界并瞬间到达我国时,不需要集体自卫权吗?”   17日,就在出台首份国家安保战略,并以此为指导方针修订了《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的当天,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又迫不及待地对修改关于集体自卫权的宪法解释表现出强烈的意愿。   安倍上述言论中的逻辑,也正是其三份防卫文件中的突出特点――刻意渲染周边威胁,制作紧张氛围,以此为借口扩充军备增强军力。披着“和平主义”外衣的安倍“军事学”已原形毕露,而“安保三箭”似乎也未能让安倍满意,这只不外是其扩军修宪,摆脱战后体制,走向军事大国的一个铺垫而已。   “积极和平主义”的真容   17日,日本政府经由过程了首份确定未来10年外交和安保基本方针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虽然这份战略强调了安倍所谓的“积极和平主义”,但是却没有太多“和平”的意味。   战略提出首先要从整体上强化日本防卫能力,包括完善防卫体制,如增强国土警备制度以及海洋监视制度等。其重要深化日美同盟,以及生长同东盟、澳大利亚及韩国的战略合作关系。最后还提出重视应对作为国家安全新课题的网络攻击以及太空安全利用的方针。   战略中专门提出要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将建立新的关于武器出口管理的政策文件。战略中还提出,为了确保国家安全保障政策充分得到贯彻,需强化社会基础体系,因此“每个国民都应把安保问题作为个人的责任来看待,因此需培养一颗爱国心”。   此外,安倍政府意图修改“集体自卫权”的解释因自民党的联合执政党公明党阻挡,而没有写入本次的战略中。   以这份安保战略为指导,安倍内阁当天还修订了新《防卫计划大纲》及《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   在防卫基本方针中,大纲提出要修建“综合机动防卫力量“,即要适应当下的安保环境,不断调整防卫能力,并针对突发情况具有应对能力;要作好临时应对严重突发情况的准备,贯彻进行警戒监视及军事演习等。   大纲特别提出要加强岛屿防卫,建立应对夺岛战的专属部队――陆上自卫队的“水陆机动团”,确保海陆空立体作战。要增多日美、日澳、乃至日美澳三方的军演。   在《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中提到,为提高岛屿防卫能力,日本将新引进52辆水陆两用车,99辆机动坦克,17架鱼鹰运输机,3架无人机以及28架F35战斗机等。从2014年到2018年这5年的防卫预算上限约为24.67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5万亿元)。这意味着防卫预算较往年初次增多。   增军费扩军备,这显然与“和平主义”相去甚远。日本媒体分析认为,日本的安保政策正迎来严重转变,尽管此次未被写入防卫文件,但安倍计划明年春天以后正式开始有关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的讨论,还试图在此之后修改宪法第九条。这一系列动作可以说或将大大改变战后日本一直坚持的基本国策。   日本共同社在报导中直言,加强保守色彩的政府姿态必将引发国内外更多的担忧及阻挡。   非要树中国为敌?   在日本政府的三份防卫政策文件中,无一例外都特别指明了中国。加重对“中国威胁论”的渲染,成为其较之以往更突出的特点。   《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在谈到日本当下安全保障环境时,专门提到了朝鲜及中国。并把中国在东海划设防空识别区写入其中,称“已经成为以日本为代表的国家的忧虑,并对中国的动向持续关注”。   新版《防卫计划大纲》同样拉中国做靶子,从客岁9月中国海监船巡航钓鱼岛谈到了今年11月中国划设防空识别区,片面指责中国的做法阻碍了他国军事活动,是单方面生长非对称军事能力。   大纲中称,中国“试图以实力为背景改变现状”;针对中国的海洋活动及朝鲜开发弹道导弹,日本将增强离岛防卫、创建“夺岛部队”,强化防御力以摒除对日本领土的“威胁”。   前中国驻大阪领事馆总领事、中国国际问题研讨所特约研讨员王泰平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就此指出,安倍二度执政以来,不断渲染“中国威胁论”,甚至把中国的“威胁”写入安保战略,基础目的是以“中国威胁”为借口,达到其修宪强军的目的。   王泰平指出,自二次上台以来,修宪强军就一直是安倍政权的既定目标。但修宪在日本国内外都有阻挡声音,也有各方力量牵制,短期内难以实现。为了给增强军力制作借口,安倍抛出“中国威胁论”,把中国打造成日本的“敌人”,声称中国是日本的“威胁”,希望以此为由为修宪扩军制作舆论。   但王泰平强调,无论是中国军事力量的生长,还是在东海划设防空识别区,都并不是针对特定国家,也不对日本构成威胁。日本政府出台敌匹敌衡中国的政策没有必要,一个劲地宣传“中国威胁”,只是希望利用中国达到其自身的需求和目的。   日本领导人渲染“中国威胁论”已遭到中方多次批驳。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强调,日方借中方正常海空行动对中方进行无理指责,渲染“中国威胁论”,背后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是为其修宪扩军、调整军事政策做借口。   在今年11月份的一次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还曾直言,如果日本非把中国当作敌手,那是选错了对象,打错了算盘,没有出路。   以邻为壑难获支持   此前安倍政权强推《特定秘密保护法》曾招致日本民众广泛不满,其支持率短时间下滑十个百分点。而此次制定防卫文件中,也凸显出这种倔强姿态。   日本共同社在分析文章中说,若将安保战略及防卫大纲作为今后十年左右的临时方针,有必要进行更冷静的判断。安倍政府在使《特定秘密保护法》成立的过程中将强权姿态表露无疑,关于安保政策则不可采取同样的手段。   王泰平就此指出,安倍政权作为典型的鹰派右翼政权,推行的那套政策很难得到全体日本国民的一致支持。日本国内成立了不少民间组织,对安倍政权的“密室政治”和修宪扩军表示抗议。可以看出,如果安倍临时这样下去,对其政权并不是一件好事。   就安倍内阁经由过程《国家安全保障战略》等文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7日作出回应,称日本在军事安全领域的政策事关日本国家生长走向,影响地区安全环境。   华春莹指出,联系到日本国内在历史问题上不断出现的各种消极动向,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和国际社会不能不对日本的有关动向予以高度重视和警惕。   华春莹说,中方敦促日方切实正式和认真反省历史,顺应和平生长、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尊重地区国家正当合理的安全关切,走和平生长道路,和平不应只挂在嘴上,更要降实到行动中,为本地区的和平稳定发挥建设性作用。   日本安保战略的有关表述,不但引起中方批评,也引起韩国不满。韩国政府17日对日本在国家安全保障战略中称独岛(日本称竹岛)为领土主权争议地区、暗示经由过程国际法院处理独岛问题予以谴责,要求日方立即撤回有关主张,正视历史。   赵泰永还就日本在安保战略中称将强化本国防御能力表明韩方立场。他说,日方的举措不应损害本地区稳定,应尊重和平宪法的理念和专守防卫的原则,透明公正地进行。   王泰平分析称,日本政府此次出台的安保政策,加剧了东北亚紧张局势。不仅如此,从前不久日本与东盟国家首脑举办的峰会也能看出,日本不断挑动东北亚国家军备竞赛,挑拨东北亚国家间关系。   但王泰平也指出,日本的宣传和煽动都只是一厢情愿,“以邻为壑的政策在国内是不会得到全体国民的支持的。同时,中国不惹事,但也不怕事,会对日本的行为做出适当的应对。”(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