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德学者认为日本首相诡辩“侵略”令人不安

日本最终必须承认严重的战争罪行
  5月9日是俄罗斯卫国战争胜利68周年纪念日。然而,就在俄罗斯8日举办仪式缅怀为国捐躯的将士们之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却再次辩称“侵略”无定义问题。对此,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讨所日本研讨中心主任瓦列里?基斯塔诺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就安倍的言论表示感到不安。   基斯塔诺夫对记者表示,他注意到,安倍右翼民族主义头脑严重,在与周边邻国的争端中态度倔强,是鹰派代表人物。在2006-2007年第一次担任首相时安倍便将日本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   基斯塔诺夫表示,安倍关于“侵略”言辞的诡辩、不断试图修改宪法的举动,归根结底是要否定历史,否定二战结果,俄罗斯对此持坚定的阻挡态度。   基斯塔诺夫指出,安倍的严重右翼倾向和言行引发日本与其亚洲国家关系紧张,加剧亚太地区间匹敌势头,令人感到不安。(驻莫斯科记者 孙长栋)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60多年后的今天,“日本还是坚持顽固姿态令人无法忍受”,“日本最终必须承认其严重的战争罪行”。二战“欧洲胜利日”来临之际,德国著名历史学家汉斯-乌尔里希?韦勒如是说。   韦勒表示,现在日本很多国民对这场战争仍缺乏深入的了解。我去过日本,发现与日本同行讨论有关问题很困难,比如南京大屠杀,这个问题还不能在日本公开讨论。这与德国有很大区别。   他说,我如今和先生讨论纳粹问题的时候,他们都很清楚这段历史,而且提出很多具体问题,比如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种族清洗政策。这在日本是不可能的。而且日本也没有客观描述战争罪行的教科书。“我认为对德国、英国或美国等西方观察者来说,显而易见的是,日本最终必须承认严重的战争罪行,必须在学校进行相关教育,必须鼓励大学里举办有关讲座和讨论会,也必须为公众坦率讨论有关问题制作条件。”   “5月8日是解放之日,我们大家(在这一天)从纳粹独裁统治下被解放出来。”谈及前联邦德国总统魏茨泽克在二战结束40周年之际发表的上述讲话时,韦勒说,总统本人在二战中当过德国兵,他这段话很好地道出了德国人忆及战争结束的复杂心态。对很多人来说,战争是场大灾难,一半德国人在战争中死亡,1200万德国人从东欧被驱逐成为难民,但是战争结束也使德国人从纳粹独裁中被解放出来。   “我认为一个明智的日本政治家也应该能做到这一点,向日本民众表明,战争导致东京、广岛、长崎被炸固然对日本民众来说是灾难,但日本人从30年代初开始杀害了成百上千万中国人、朝鲜人和越南人等,我们必须直面问题。我认为这才是明智的态度,人们应该勇于坦率开放地面对自己的错误,但是日本的政治文化显然认为办到这一点非常非常难,”韦勒说。韦勒强调,日本如今还是坚持顽固立场令人无法忍受。我觉得日本政府官员和议员经由过程参拜靖国神社纪念一场给中国等亚洲国家造成巨大损失的战争是荒唐的行为。   韦勒还以德国与波兰和解为例说:德国和波兰战后关系一度很紧张。直到70年代初,时任联邦德国总理的勃兰特在华沙犹太人殉难纪念碑前下跪请求宽恕后,两国关系才逐步好转。如今在欧盟范围内,德国与波兰属于合作最严密的国家。我们也希望日本在处理与中国等亚洲邻国的关系时也能效仿德国的做法。(新华社记者班玮 刘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