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将:日美军事一体化威胁亚太 中国须高度警惕

第一项内容和第二项内容主要涉及日本自卫队和驻日美军的合作问题
  今日下午,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讨部原副部长罗援少将做客人民网微访谈,与网友共话“日美军事同盟背后的博弈”。罗援在访谈中表示,日美双方在军事一体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对亚太地区的和平与安全带来了诸多不确定的负面要素。对此,我们必须保持高度警惕。   网友“笔墨染丹青”提问:日美两国表示要在明年完成修改《日美安保防卫合作指针》,能否预测日美军事同盟和其军事动作上产生哪些方面的改变?将对中国在内的周边国家产生怎样的影响?   据罗援介绍,《日美安保防卫合作指针》实际上有两个版本,一是1978年版,可称之为“原始版本”,二是1998年版,被称为“新版防卫合作指针”。   原始版《日美安保合作指针》是冷战产物   罗援指出,“原始版本”完全是冷战的产物,其重要内容有三项:一是双方为预防对日本的武装入侵,应该建立有效的防卫合作态势。一方面,允许日本保留适当的防卫力量,并为美军稳定而有效地使用日本的军事基地提供保障;另一方面,当日本受到武力进攻时,对小规模的侵略由日本独自排除,若有困难,则由日美共同排除。二是双方的作战分工,日本负责领土及其周边海域空域的防御作战,美国负责工事作战及对日支援作战。三是在远东地区发生危及日本安全事态时,日美要进行密切合作,随时依据形势变化进行磋商。   从上述三项内容来看,第一项内容和第二项内容重要涉及日本自卫队和驻日美军的合作问题,因此双方在1984年制定了共同作战计划,使得日本安全保障带上了明显的军事同盟色彩,并加快了日本增强军事力量的步伐。因此说,原始版的《日美安保合作指针》是冷战的产物。   为日美武装干预台海问题炮制“法律依据”   第二版《日美安保防卫合作指针》是在1998年制定的,其大背景是在1996年爆发了台海危急,而在第一版安保指针中,对周边事态的界定比较模糊,因此在第二版中,对该问题进行了明确的界定。   1998年4月,日本内阁向国会提交了三个法案:《周边事态安全保障法草案》、《日美相互提供物品及劳务协定修正案》、《自卫队法修正案》。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日本将中国的台湾也列入“周边事态”,为日美武装干预台海问题炮制了“法律依据”。   日美在军事一体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2013年10月3日,日美双方在东京召开“日美安保磋商委员会(2+2会议)”,并发表了共同文件,就2014年底前完成对规定自卫队与美军职责分工的《日美安保防卫合作指针》第三次进行修改达成了协议。   此次修改的背景重要是应对钓鱼岛争端、“中国日益频繁的海上扩张”和朝鲜的核与导弹开发。同时,别的还有一个重要的背景,即美国战略重心东移,谋求亚太战略再平衡。   修改的重要内容包括美方明年春天将向日本派驻“全球鹰”无人侦探机,美方将在京都府部署第二部X波段雷达,以及美方将在今年12月于冲绳部署P8反潜侦探机,这是美军初次在美国以外基地初次部署P8反潜侦探机。美方还将减少部署在冲绳的“鱼鹰”多用途运输机的训练和驻扎时间。   双方还就应对网络攻击每年举办两次部长级会议达成共识。日本自卫队和美军将强化合作,包括人员培训和联合演练。   罗援在访谈中表示,由此可见,日美双方在军事一体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对亚太地区的和平与安全形成了巨大的挑战,带来了众多不确定负面要素。我们必须保持高度警惕。(张洁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