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自卫队恐将变“出笼猛兽” 民众抗议不认可

  此次日本政府提出的修改对象为《自卫队法》、《武力攻击事态法》、《周边事态法》、《联合国维和行动合作法》和《船舶检查活动法》等10部法律
  日本执政党经过大半年紧锣密鼓的紧张工作,终于在4月24日确定了新安保法制框架。在27日召开的会议上,执政党在解禁集体自卫权问题上达成实质性共识,并修订了《日美防卫合作指针》,规定了自卫队和美军职责分工。这意味着,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已经不会改变。   自卫队性质改变   日本政府24日在新安保法制执政党磋商会上提出了解禁集体自卫权相关法案的重要修改条文,将交由国会审议。   此次日本政府提出的修改对象为《自卫队法》、《武力攻击事态法》、《周边事态法》、《联合国维和行动合作法》和《船舶检查活动法》等10部法律。政府将把修改部分汇总为一个法案,与新设的《国际和平支援法案》一起提交给国会。   一直被认为对安倍“暴走”具有刹车作用的公明党,最后还是同意修改“周边事态法”,并允许自卫队支援美军以外的他国部队。   执政党磋商会上还正式确认,依据新设永久性法律《国际和平支援法案》派自卫队向应对国际纷争的他国军队提供后方支援时,无一例外需经国会事先批准。   执政党方面准备于5月11日就相关法案的所有条文正式达成共识,随后分别启动党内程序,政府准备于5月14日在内阁会议上经由过程,之后提交国会。   至此,解禁集体自卫权的举措基本上按照安倍的计划进行。客岁7月,安倍政府经由过程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内阁决议,以“专守防卫”为主的日本安保政策发生严重转变。安倍政府着手修改相关法律,试图在具体法律中为行使集体自卫权松绑。   日本二战投诚后,于1946年制定了后来被称为“和平宪法”的新《日本国宪法》。该宪法解释禁止行使集体自卫权,只允许行使个别自卫权,即在本国受到攻击时行使武力。   安倍的“理想”将成真   分析认为,由于执政同盟在国会中占绝对多数,新安保法制框架的经由过程毫无悬念。这也意味着,安倍的“理想”成真已经开始倒计时。   据知恋人士分析,框架草案就日本自卫队应对所谓的“新事态”明确了5个领域:一、应对尚未生长成武力攻击的“灰色地带事态”;二、为支援他国军队而修改《周边事态法》;三、为后方支援应对国际争端的他国军队制定永久性法律;四、修改《联合国维和行动合作法》;五、行使集体自卫权。   综观这五个领域,每个领域都是彻底放开自卫队手足的关键部位,日本尺度不可谓不大。   所谓“灰色地带事态” ,在客岁8月日本防卫省发表的2014版《防卫白皮书》中有所体现。白皮书定义为:“既不属于完全的和平时期,但又不属于战争冲突状态,处于这两者中间的大范围状况。”   按原有的日美安保合同,自卫队处于为美军提供后勤保障的位置,而此次新安保法制框架将创设“重要影响事态”的概念,取代原来的“周边事态”,旨在明确取消自卫队活动的天文限定、状态限定。也就是说,只要日本政府认定为“重要影响事态”,自卫队就可以在任什么时候候出现在全球的任何一个地区。   这也意味着,日本自卫队从幕后走向台前,由“后勤部队”演化为美国的“同盟军”,将完成向“正常军队”的蜕变,而日本也实质上变为了“正常国家”。   “正常”后的危险   有敏锐的观察人士注意到,在这10部成法中,新安保法制框架将《联合国维和行动合作法》抛在了一边。这是一个危险旌旗灯号。   1992年6月,日本国会经过一番辩论,经由过程了“海外派兵案”,同年8月派遣首批维和部队执行维和任务。1994年,日本政府又经由过程了《联合国维和行动合作法》。依据目前的规定,日本每次向海外派遣自卫队需基于联合国决议,还要制定一事一议的特别措施法。   但新的安保法制框架,不仅要改变自卫队参加联合国行动一事一议的原则,还将同时制定即使没有联合国决议,只要接到国际组织的请求也可派遣自卫队的条款。   安倍的自我松绑在某种程度上只是政府的“功勋”,但民众并不认可。在客岁内阁经由过程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决议后,日本各地爆发了大规模示威游行,新宿等地还发生自焚抗议事件。阻挡者认为,这是与保卫和平的社会呼声背道而驰,此举不仅使日本宪法的和平主义原则变得有名无实,还可能使日本卷入战争。(记者 杨子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