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地震两周年:福岛的隐形之殇

只能说明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委托终身
  中新社福岛3月10日电 题:日本大地震两周年:福岛的隐形之殇   中新社记者 孙冉   福岛这个原本日本的默默无名之地,因核事故的发生一下成为世界瞩目的城市。“盛名”给福岛带来了来自全球的关怀和问候,同时也带来了各种各样的“歧视”:拒绝前往福岛,拒绝消费福岛农产品,拒绝同福岛人结婚……相比海啸灾区的满目疮痍,福岛人的伤痕深入内心,“歧视”成为了福岛的隐形之殇。   绝望的福岛食品   两年来,福岛县的观光振兴课一直在热情地向游客推销其鲜桃汁,但效果始终不佳。无论他们怎么向客人解释,福岛的生果汁多且甜,但来此的游客对于端上来的生果始终退避三舍。   核事故率先击碎的是食品安全这颗最坚弱的信心。   核事故伊始,各种关于福岛农产品遭受核污染的消息不绝于耳,曾经一度多达12个国家拒绝福岛的农产品进口。客观上给人一种深刻的印象:福岛的食品不安全。由此形成连锁回响反映,福岛农产品卖不出去,福岛农业遭受毁灭性打击,最末端则是福岛的农民因此绝望自杀。   核事故过去的两年,福岛县政府在消除“歧视”上下足了功夫,对福岛产农产品采取了世界最严格的检测制度。对农产品采取多达6道工序的检查制,不仅县政府要抽查,农家自身也要抽查。而针对福岛产的大米,则采取逐袋检查的办法。并把检测结果每天用日英两种语言公布在网上。   福岛县郡山市的藤田米铺,其家属经营了8代。现继承人藤田浩志今年32岁,核事故发生时,他曾带着家人跑到外地避难,当身边的米农们因为对未来绝望纷纷另谋出路,他却最终选择返回家乡继续从事农业。   郡山市虽在福岛,但距离福岛第一核电站55公里,核辐射值并不高,政府也认为该地不存在核污染的情况。因此藤田相信,只要他努力向外界说明这种差异,当地的农业仍有一线生机。   为此,藤田不仅率先规复了生产,还担任福岛县的复兴大使,在国内外四处奔走,身体力行地向世界宣传:福岛食品是安全的。   “当人们以愤怒、哀伤、绝望地看待福岛时,我眼中的福岛是一个充满感激、喜悦与希望的家园。”藤田对于福岛的未来充满信心,他认为现在是福岛农业存亡的关键时期。   怀揣着复兴的责任,藤田带着一批曾经离乡、如今重又回来的福岛农民为故乡奋斗着。而复兴之路仍然漫长,藤田米铺由于颇高的知名度已被人们接受,但更多的福岛农民却依旧挣扎在破产的边缘。   被遗弃的姑娘   作为曾经唯一遭受过核打击的日本,对于核污染歧视的阴影从不陌生。   当年,原子弹爆炸后的广岛,就曾有一批妇女终身未嫁,人们出于对核污染的恐惧不愿与其结婚。这种歧视的阴影如今笼罩在了福岛。   27岁的福岛姑娘镰田千瑛美一直在东京工作,地震后回到福岛。她希望为故乡的复兴尽绵薄之力。可她最终发现,与那些堆积如山的复兴工作相比,最需要关怀的则是福岛的女性。   生活在福岛的女性如今已经出现:结婚难、离婚率上升、生育率下降的趋势。很多女性不愿生育,除担心核问题,更多的则是忧虑福岛的环境是否适合孩子健康成长。   2011年秋天,镰田创立了一家关怀福岛女性的民间团体“peachheart”,定期组织讲座及散会,应对福岛女性在婚姻及生育方面的烦恼。该团体现有60余人定期参加活动,她们由于共同的“伤痕”走到了一起。   在福岛县政府的10年“复兴计划”中,针对未来福岛的生活环境,写明“要打造一个让女性及青少年幸福安心的生活环境”,可计划并未表明将如何具体地实现这一切。现实的残酷始终无法回避,当姑娘们因为身为福岛人而被男朋友抛弃时,镰田只能安慰说,“如果他因此嫌弃你,只能说明这样的男子不值得你委托终身。”   镰田认为,为了打破人们对于福岛的“歧视”,唯一可做的就是号召人们在福岛结婚生子,孕育出许多健康宝宝,身体力行地去实践福岛的安全,然后告诉全球。而当问到镰田本人时,尚未结婚的她也不确定是否能够做到。因为执意返回福岛,交往多年的男朋友已断然与她分手。 (完)